唐代古文运动的领袖人物(韩愈唐代古文运动的领军人物)

众所周知,韩愈是大文学家,大诗人,是唐代古文运动的领军人物,是唐宋八大家之首,是令潮州山水随之以韩为姓称为“韩山”、“韩江”的一代清官,但如果说他还是一位勇闯敌营的孤胆英雄,您是不是会感到惊讶呢?

故事要从唐宪宗元和十二年,即公元817年说起。

唐宪宗李纯是唐朝中后期在打击割据藩镇上最给力的皇帝,他身边的几任宰相,如杜黄裳、李吉甫、武元衡、裴度,都坚决主张维护国家统一,反对藩镇割据,其中最为突出的就是平定淮西叛乱(著名的“李愬雪夜入蔡州”是其中的重要一幕)的总指挥裴度,而韩愈正是裴度平叛时非常倚重的左右手之一,当时他的身份是行军司马。

协助裴度宰相成功平定淮西叛乱的经历为韩愈后来的惊人之举奠定了基石,埋下了伏笔。

平叛成功后,韩愈因公升任刑部侍郎,后又出京先后担任潮州刺史、袁州刺史、国子监祭酒(相当于国立大学校长)等职,长庆元年(公元821年)七月,韩愈转任兵部侍郎。

就在这一年,河北镇州发生了王庭凑为首的军事叛乱。

王庭凑本来是在草原上游牧的回纥人,少有勇力,为人奸诈,后来因为当了成德节度使王武俊的干儿子,便改姓王了。公元821年,成德节度使,王武俊的孙子王承宗病死,朝廷任命原魏博节度使田弘正为成德节度使,这引起了王庭凑的强烈不满,因为田弘正曾经多次和镇州兵交战,双方有着不共戴天的血海深仇。

田弘正也知道这次赴任凶多吉少,便带了三千铁甲卫士随行,但强龙难压地头蛇,最终还是命丧王庭凑之手。因为田弘正是朝廷大张旗鼓派来的官员,王庭凑的行为就脱离了藩镇混战的性质,成了公开的叛上作乱了。

镇州大将王俭意欲杀死王庭凑为国除奸,不幸走漏消息,结果王俭和手下三千将士全被杀死。朝廷派新任命的深冀节度使牛元翼征讨王庭凑,却不想王庭凑和另一伙叛军勾结起来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包围了牛元翼所在的深州,牛元翼率领一部分士兵突围出城到长安报信,但他的部署和家属都被王庭凑杀害了。

消息传到都城长安,刚刚继位的穆宗皇帝和满朝文武被王庭凑这个杀人不眨眼的恶魔吓坏了,一时之间都没了主意,最后,穆宗只得答应王庭凑的要求,任命他为成德节度使。但是,谁敢去魔窟般的敌营传达圣旨呢?如果王庭凑对朝廷的封赏不满意,一声令下,天子使节可就真成了“天使”了,要知道,三十多年前,大书法家颜真卿就是在去叛军营地宣旨时被杀害的。

这时,“欲为圣明除弊事,肯将衰朽惜残年”的韩愈站了出来。

公元822年春二月,55岁的韩愈单人匹马,神色平静地进入了王庭凑叛军的大营。韩愈身边本来是有护卫随从的,但是,为了解除王庭凑的戒心,也为了保护下属的人身安全,韩愈毅然决然地选择了孤身入虎穴。

伴随着“圣旨下”一声声向里传送,当韩愈到达中军帐前时,帐外列队侍立的卫兵早已是刀出鞘,弓上弦,摆出了如临大敌,你死我活的战场拼杀时的阵势,想给韩愈一个下马威。但韩愈丝毫不为所动,从容镇定地下马,闲庭信步般走进大帐。

王庭凑没把朝廷派来的使节放在眼里,兀自坐在帅案之后一动不动,早已有了心理准备的韩愈见此情景,没有表现出一点的胆怯,而是抬高声音,义正词严地宣告:“王庭凑接旨!”结果呢,好像不可一世的王庭凑竟然被韩愈的气势所震慑,乖乖地起身向前迎接圣旨了。

韩愈宣旨完毕并没有转身离开,而是留下来和王庭凑聊了聊,表示了朝廷对河北地区的关注和皇帝对他的安抚之意,王庭凑方才知道原来面前这位不卑不亢的大臣就是大文豪韩愈。王庭凑本来就对韩愈有些敬意,见识了韩愈的胆识气魄后更是钦佩不已,便向其请教兴衰治乱之道,韩愈借机引古论今,鼓励王庭凑为民造福,为国纾难,并以安禄山,史思明作为反面例子申明得失利害,晓以大义。王庭凑深表赞同,当场声明愿意归顺中央政府,听从朝廷诏令。

韩愈凭借自己的勇气和智慧结束了战争,维护了大唐,挽救了千千万万鲜活而无辜的生命。

镇州之行虽然生死攸关,充满惊险,但毕竟自己不辱使命,奏凯而还,回到长安的韩愈在深感欣慰之余作诗一首,诗名就叫《镇州初归》——

以上就是“唐代古文运动的领袖人物(韩愈唐代古文运动的领军人物)”的全部内容,更多内容敬请关注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